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新闻动态
周保国教授为我院师生开展“二语习得研究成果对外语教学的启示”的主题讲座!

发布时间:2019-04-18

发布者:院办

浏览量:495次

    417日下午1330,由外国语言文学学院举办的学术讲座在教1-101如期举行,本次讲座特邀武汉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武汉学院人文学院院长周保国教授主讲,周教授为我们带来了“二语习得研究成果对外语教学的启示”的主题讲座,本次讲座由外国语言文学学院院长李庆生教授主持,外院全体教师及学生代表参加了此次讲座。

 

                                               图为外国语言文学学院院长李庆生教授主持讲座

图为周保国教授正在举行讲座

讲座伊始,周保国教授就介绍了二语习得研究的学科属性与基本范式,第二语言习得研究是一门基础学科,主要描写与解释习得中的各种现象,揭示现象背后的因果关系,从而认识习得中的规律性。这门学科既研究年幼时习得母语后再学后续语言的个体与群体,也考察他们后续语言的学习过程。这里的第二语言不仅指学习的第二门语言,还包括后续学习的所有语言,是与第一语言或者母语相对的概念,不是仅指第二门语言。第二语言习得可以在不同的环境中进行,可以包括非正式习得,即在自然情景中学习第二语言,也包括正式习得,主要指在课堂中学习第二语言,还包括在介于二者之间的条件下学习第二语言。随后周教授通过形象的例子解释了何为正式习得、非正式习得以及介于二者之间的习得。

周保国教授介绍了二语习得的学科属性,随后就进入了讲座的主题,即将二语习得的基础研究与课堂教学实践相结合的问题。关于第二语言习得的研究成果在外语教学中的应用,周教授从五个方面进行了讲解。

首先是年龄问题。我国是外语教学大国,外语教育具有悠久的历史,形成了很多中国特色的传统,但传统不一定就是合理的。以我国外语教育中的年龄问题为例,国家教育主管部门曾经规定从初中开始学外语,2001年又出台新规定,要求条件好的地方可以从小学三年级起开设外语课。这是官方的规定,而民间很多从幼儿园就开始学外语,由此催生了一大批所谓“双语幼儿园”,更有的甚至从小孩开口说话就开始教外语。那么,学外语是否越早越好呢?有人曾做过中国发达地区和落后地区外语教学年龄与学习效果的对照研究,分别观察两类地区从初中开始和从小学三年级开始学外语的情况。总的结果是,小学组和初中组相比,前者比后者在初一结束时外语程度有较明显的优势,但从初二开始优势就逐渐减弱,至高考前后则基本持平。如果真是这样,那就是对教育资源的严重浪费。长期以来,我们有一个看法,语言对于儿童来讲,比成人更容易学,成人更容易僵化,所以,我国外语教育的目标不应是大面积培养达到母语水平的学生,这是不客观的,而是要培养能够达到有效交际的程度。同时,考虑到我国地广人多,外语教育不能一刀切,应考虑根据不同情况提出不同要求。

周教授讲的第二点就是迁移问题。所谓迁移,就是第二语言学习的过程中,受到第一语言的影响。迁移有负面也有正面,负面比较容易理解。在介绍正面影响时,周教授举了一个例子:以荷兰语为母语的人在学习英语时就比以汉语为母语的人更加容易,因为他们的语言距离较近。

第三个方面就是情感问题。是人就有情感,有情感就会对语言学习的行为产生影响。在教学实践中常常可以观察到有学生想学好外语,也愿意下功夫,但学习效果不理想,学习信心不足,缺乏持续学习动力。这种情况多半于消极的情感隐私有关。所以在日常教学过程中,教师要注意多鼓励,多提供积极的心理暗示,提升学生的学习积极性。

第四个方面是输入处理问题。语言学习主要就是一个输入或信息处理的过程。因此,对这个过程的考察成为第二语言习得研究的一个中心问题。有输入就有输出,输入是怎么处理的我们不易观察到,但输出却很容易观察到。输出的语言学习者最突出的就是语言错误。从目前的研究成果可以看出,各种纠错的方法和手段都用上了,但效果都不太理想。如果我们重新思考一下,就会发现,外语可能主要是接触大量正确的输入才学好的,而不是靠纠错才学好的,至少应该说前者是学习途径,后者只是辅助手段而已。这样一来,我们要考虑怎么做才能给学生提供足够的正面输入。

第五个方面是学习环境问题。这里的环境不是外语学习的物理环境,而是指语言输入的质与量。不是所有的语言学习者接触到的语言材料都能用来构成二语语法,有些经过过滤后被学习者吸收了,有些被过滤掉了。因此,习得研究的一个焦点问题是哪些能被过滤吸收,又是哪些因素起了作用。这些研究成果对语言教学的各个环节都可能提供有益的参考,包括外语教材的编写、外语课程计划的安排和具体的课堂教学活动等。

在座的师生听得津津有味,均表示对课堂教学实践有了新的认识。在现场提问环节积极举手提问。我院青年教师刘露露问到如果学生已经产生了负面情感因素,那怎么做才能将这种负面情感因素转变为正面情感因素?周教授认为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情感因素确实在教学中起着重要作用,作为教师,应该在一开始就尽量避免学生产生负面情感因素,对于学生要多鼓励、多表扬,促进正面情感因素的养成。如果学生一旦产生了负面情感因素,这种局势比较难扭转,就好比心理学中的一些疾病,譬如抑郁症,一旦患上就很难痊愈,是一个长期并且艰难的过程,因此作为教师就应在教学各个环节中将学生的情感因素考虑在内,减少负面情感因素的产生,培养其正面情感因素。

周保国教授渊博的学识令在场的老师感到由衷地佩服,此次讲座开阔了大家的眼界,对于实际教学过程中的问题也有了积极地探讨。讲座最后在热烈的氛围中落下帷幕。(通讯员:田原)

 

人物简介:周保国教授,武汉大学外国语言文学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第二语言习得研究会常务理事,中国语言教育研究会常务理事,湖北省翻译工作者协会常务理事,现任武汉学院人文学院院长。研究方向包括语言习得、心理语言学,语言测试。已出版专著多部,代表作包括《中国学生英语冠词过渡语知识研究》、《英语冠词系统习得研究》,并在《外语教学与研究》、《现代外语》、《外语教学》等期刊发表论文多篇,曾参与和主持国家级和省部级科研项目多项。